173-4361-1977

主要病媒生物的重要生态习性——鼠类

作者:来源:访问:时间:2017/10/28 18:17:46

病媒生物的重要生态习性,就节肢动物来说包括它们的生活史周期、产卵和孳生、幼期的生长发育、成虫期的食性、栖息、扩散、分布、季节消长和越冬等;就鼠类而言,则包括它们的繁殖、发育、食性、栖息、分布和数量变动。了解上述习性具有重要的意义,因为,生态习性不仅是开展病媒生物的本底调查监测等工作的基础内容,同时也为制定和选择适合的防治方法提供生物学依据。

鼠 类

在动物分类学中,鼠类属于动物界、脊索动物门、脊椎动物亚门、哺乳纲、真兽亚纲、啮齿形类股中的啮齿目和兔形目,在我国约有200种。它们的共同特点是,门齿终身生长,需要经常咬啮食物等硬度适当的物品,以保持恰当的长度,故合称啮齿动物。不过,虽然通常所称的鼠类都是啮齿动物,但有些啮齿动物如河狸,并不列为鼠类。它们种类众多,生态各异,大小不一,各有自己的适合生境,对人类的益害程度不同。除了寸草不生之处,无论城市、农村,无论草原、森林,无论高山、田野,无论荒漠、沼泽,无论北方、南方,甚至在飞机、火车、轮船上也有它们的踪迹。不过,虽然我国幅员辽阔,南、北和东、西差别较大,但适应城乡居民区生存的鼠种不多,较易识别。另一方面,有些在分类学上不属于啮齿目和兔形目的小动物,外形和鼠类近似,也生活在居民区及其周围,同样能够危害人类,往往也被误认为鼠类。其实,它们属于食虫目,是鼩鼱,只能称为鼠形动物。至于居民区中出现的黄鼠狼,虽然名字中含“鼠”,更不属于鼠类,也不算鼠形动物;它在分类学上属于食肉目,是鼠类的天敌。
   本书主要介绍各种家栖鼠类,兼及与其关系密切且偶尔进入住宅的野栖鼠类和鼠形动物。
一、主要防制对象
我国名副其实的家栖鼠类有3种,在分类学上都属于啮齿目、鼠科;其中,褐家鼠和黄胸鼠划归家鼠属,小家鼠则为小家鼠属,彼此的进化关系甚为接近。此外,尚有数种野鼠,如黑线姬鼠、背纹仓鼠等偶尔进入居民区;在南方某些省、市、自治区,臭鼩鼱等食虫动物常与家栖鼠类混居;至于黄鼠狼等食肉目小动物,在大部分省、市、自治区的居民区均可偶尔见到。
区分家鼠和食虫类、食肉类动物比较容易,检查牙齿便可得出结论。家鼠为啮齿目,门齿发达,呈凿状,没有犬齿,在门齿和臼齿间有缺口;食虫目动物满口的牙齿如锯齿一般,便于切断、磨碎小虫;食肉目动物则犬齿异常发达。参见图3—4—1   。

注:1啮齿类  2食肉类  3食虫类
图3—4—1   啮齿类、食虫类和食肉类的牙齿

(一)褐家鼠(Rattus norvegicus)
又称沟鼠、大家鼠、挪威鼠等,是3种家鼠中体型最大的一种,故俗称大家鼠。成年鼠的头、躯加尾的长度35~45cm,体重80~150g,甚至达到300~500g。它的尾长通常短于头躯长,尾毛稀疏,表面的鳞片明显。前趾粗短,口鼻钝圆,耳短且不透明,耳壳向前折遮盖不到眼睛。雌鼠有乳头6对,胸部2对,腹部1对,鼠蹊部3对。以上形态特点可用于区分3种家,见图3—4—2。
褐家鼠的毛色与其年龄、栖息环境甚至分布地区有一定关系,不尽一致。多数个体的背毛棕褐色至灰褐色,毛的基部深灰而末梢带有棕色。由于背部中央生有全黑色毛,故颜色深于体侧。腹毛灰白,脚背白,尾毛上黑下白。实验用大白鼠是从褐家鼠繁育而成的后代,仍为同种,可与褐家鼠共育毛色不同的仔鼠。但由于驯养许多世代,大白鼠的习性有许多方面,如食性和警觉性,已与褐家鼠明显不同,不太适合用于毒饵适口性等项目的试验。
褐家鼠是世界性分布的鼠类,在我国,目前除西藏及其他省、市、自治区的一些干旱草原、荒漠等地块外均可能见到。从历史上看,褐家鼠利用轮船等交通工具,不断扩大其分布区,繁衍生息。半个世纪以前,新疆尚无褐家鼠,但在兰新铁路通车后仅仅几年,即已迁入并形成种群。它不仅生活在居民区内,民居周围的田野中亦能见其出没。在室内,喜筑巢于建筑物的基部,耐潮湿,在下水道中,在沟渠两侧,在仓库、冷库、厕所、厨房、畜圈、杂物棚、垃圾堆中均可活动、栖息。常常是阴沟、下水道里的唯一鼠种,故亦称沟鼠。
褐家鼠本为穴居动物,但因长期依附人类生存,随遇而安,在不少室内环境中洞穴已不够典型。通常其巢穴建于食物丰富、隐蔽安全并靠近水源之处。除利用旧洞、家具、夹层,或生活在难以掘洞之处以外,它典型的洞穴有2~4个洞口,常有进口和出口之分;进口只有1个,其余为出口,附近有松土堆。洞道长50~210cm,深30~50cm,洞内往往只有1个窝巢,以废纸、旧布、棉花、草杆等为垫物。在食源充裕时,一般不在洞穴中贮存食物,但在特殊情况下,将大量食物(包括适口性较好的毒饵)拖入洞内或其他隐蔽处。
褐家鼠的生存力很强,对环境具有高度适应能力。由于常常栖息在居民区及其周围,可依赖住宅逃避恶劣气候,故南到海南,北到黑龙江均能繁衍后代。一个鼠群可以少到几只,多至几百只甚至数以千计。
为躲避人类和天敌,褐家鼠主要在夜间活动,在天刚黑和天亮前各有一次高峰;但在仓库等特殊环境里,白天亦可活动。褐家鼠活动频繁,每日行走距离可达1~2km。善游泳,能潜过冲水便器的弯管;有一定的跳跃、攀登能力。它疑心较重,对于熟悉环境中新出现的物体,即使是食物,也会回避、观察一段时间,感到无害时方去触动。通常称此现象为新物反应。一般而言,幼年个体好奇多动,新物反应较弱,故往往是鼠群中首批被捕捉或被毒死者。
总体看来,在三种家鼠中,褐家鼠最为狡猾多疑,但对常用鼠药最为敏感,且个体差较小。

图 3—4—2    褐家鼠

(二)黄胸鼠(Rattus  tanezumi)
又称长尾吊、黄腹鼠等,其拉丁名过去在我国用Rattus  flavipectus,与国外所用的Rattus  tanezumi不同,曾影响信息交流;目前国内一些单位陆续改用国际通用的称呼。黄胸鼠的体重略轻于褐家鼠,躯体细长,头、躯、尾全长30~40cm,体重70~130g,尾长超过头、躯长度之和。背毛常为黄褐色,腹部多为暗黄色至黄褐色;有的个体胸前有白斑。后腿白色。前足细长,趾爪尖锐,行动敏捷灵活,善于跳跃攀登。口鼻较尖,耳大而透明,向前拉可盖住眼睛。雌鼠有乳头5对,胸部2对,鼠蹊部3对,见图 3—4—3。
黄胸鼠主要分布于南方各省、市、自治区,尤其是西南的云南等地,其分布区近年来有向北扩展的趋势,郑州、西安一线也可见到。在国外,仅见于东南亚;其近缘种,如黑家鼠、屋顶鼠等在国外的分布区较广,互相重合不多。
与褐家鼠相比,黄胸鼠更善于攀援和跳跃,在粗糙墙面上能直攀而上,也能在横梁上、树枝上、竹竿上以至电缆上奔跑。常栖身于建筑物的上层,栖居在天花板上,瓦楞中,草房顶内,甚至在列车上亦筑巢于夹层的上部。在墙角及地面上的杂物堆中也能藏身。在码头、仓库里亦可在地上掘洞营巢;一般少见于下水道、阴沟及其他潮湿之处。游泳本领不及褐家鼠,但能依靠平衡能力,通过缆绳或搭板从岸上窜进船舶,或从船舶上岸。
在温暖地区,黄胸鼠可长年栖息于居民区周围的田野里,匿居于灌木丛生的碎石堆或树根缝隙中,也分布于田埂和水沟旁的斜坡上。农村中的黄胸鼠,有一部分随着农作物的生长、收获而在住宅和田野间作季节性迁移。
黄胸鼠虽然喜居于建筑物的上层,但必须到地面觅食,在其经常爬越的柱梁屋架、粗糙墙面和房屋四角,可形成污秽而光泽的明显跑道。由于它的主要栖息场所和褐家鼠各有侧重,互相矛盾有所和缓,减少了直接对抗,可以共存。
黄胸鼠的狡猾程度不及褐家鼠,但对常用鼠药的敏感性较低,且其活动范围更大,而且不甚固定,故治理时难度较大。
在分类学上与黄胸鼠接近的黑家鼠,除毛色有差别外,其它外形差别很小,生态特点类似,过去仅在少数海港城市发现。其治理方法与治理黄胸鼠相同。

图 3—4—3   黄胸鼠

(三)小家鼠(Mus musculus)
又称鼷鼠、小鼠、小老鼠等,是家鼠中体型最小。头、躯、尾总长12~20cm,体重7~20g,尾长与头、躯长之和相近。雌鼠有乳头5对,胸部3对,腹部2对。吻尖削,耳宽大。区别成年小家鼠与幼年褐家鼠、黄胸鼠,主要根据头与躯的比例,后者的头较大,正如儿童头与躯干的比例较大一样,见图 3—4—4。小家鼠体小,可钻过0.6cm的缝隙或孔洞,设计防鼠设施时需要注意。
小家鼠分布区很广,毛色变化较大,随生境、季节等而异。背毛可呈棕灰、灰褐或黑褐色,腹毛白色至灰白、灰黄,尾毛一般上、下不同,上为黑褐,下为沙黄,足背呈暗褐或牙白色。
小家鼠既是家鼠,又常野栖。有时将终年生活在野外的小家鼠称之为野鼷鼠、田小鼠等。在分类学上,对它和棍棒鼷鼠(M.bacterianus)、卡氏小鼠(M.calori)之间的关系尚有歧见。科学实验所用的小白鼠,与小家鼠同种。
小家鼠原产于欧亚大陆,但因体小便于夹带,已扩散至全球许多国家。在国内,各省、市、自治区均有分布。它广泛分布的主要原因,在于适应性甚强,表现在:其一,食谱广,食量小,可不饮水;其二,运动方式多样,既能跑跳,又能攀登,且体小便于隐藏;其三,造巢条件不高,不仅可利用墙洞、壁缝,也可在衣被、家具、杂物、草垜中营巢,还可掘洞穴居;其四,活动范围和节奏的可塑性强,随遇而安;其五,化学调温能力甚强,对较低温度亦有较强的耐受能力等等。小家鼠取食场所不固定,常往返于不同食源之间,每次取食量少,虽然它狡猾程度稍差,但对常用鼠药较不敏感,故用毒饵治理的效果不稳定。
在居民区内,小家鼠喜栖身于仓库、住室、厨房等处的靠近地面场所,以及居民点周围的谷草堆和柴草垜下,也常匿居于抽屉、衣箱或食柜中,以及闲置的棉鞋、棉絮中。在野外,喜居于杂草丛中和种子植物生长茂密之处。在旱田内,田埂上,禾草丛中,休耕地里均可发现小家鼠。

图 3—4—4   小家鼠

(四)黑线姬鼠(Apodemus agrarius)
又称黑线鼠、田姬鼠、猎食屋外鼠等,体型介于褐家鼠与小家鼠之间,头、躯、尾长13~23cm,头、躯长与尾长相近;毛色和褐家鼠等接近,但背脊上有一条明显的黑线,从头部直达尾基,容易识别,见图 3—4—5。
黑线姬鼠广泛分布于欧亚大陆,我国的南方和北方许多低湿之处均可见到,是偶尔侵入居民区的野鼠。它不仅危害农作物,而且是肾综合征出血热和钩端螺旋体病的宿主。它穴居,但洞穴简单,不典型,贮粮很少,在兴安岭林区,冬季居住在民宅内;但在其他地区入户滞留较短。
黑线姬鼠对常用鼠药的敏感性较低。


图 3—4—5  黑线姬鼠

(五)背纹仓鼠(Cricetulus barabensis)
又称黑线仓鼠、大腮鼠、搬仓鼠等,体型大小与黑线姬鼠相当,但明显粗壮。它背脊上也有黑线,但一般不到尾基处。它和黑线姬鼠的显著差别,一是尾短,仅及头、躯长的1/4,二是口腔里有两个颊囊,腮大,见图 3—4—6。
背纹仓鼠分布于我国的东北与华北的农区,秋季在洞内存粮,是农业害鼠。偶尔进入居民区,治理难度不大。

图 3—4—6  背纹仓鼠

(六)臭鼩鼱(Suncus murinus)
又称食虫鼠、臭老鼠等,是食虫动物,体型较小,体重40~50g,体重长10~12cm,尾长超过头、躯长的一半。体细长,吻尖,耳圆大,全身烟灰色,有光泽,见图3—4—7。体侧有臭腺,受惊时散发奇臭,故猫不捕食。它主要分布于南方,栖息在田野、沼泽和池塘边的灌丛、竹林中;亦可在居民区的厨房、库房中生活。
臭鼩鼱主要以昆虫、蠕虫为食,亦食植物的种子与果实,昼夜均有活动,行动较迟缓。因其对鼠药耐力较大,且对谷物毒饵不甚喜食,在常规灭鼠时死亡率较低,常在大规模连续灭鼠后上升为优势种。

图3—4—7臭鼩鼱

二、繁殖
在哺乳动物中,鼠类繁殖力最强,尤其是家鼠,在居民区内占有比较良好的温度和食物条件,受天灾的影响较小。另一方面,家鼠繁殖力强是一种适应,是对“人人喊打”环境中不断死于非命后果的补充。
三种家鼠全年均可繁殖,性成熟快,孕期短,且仔数多,若条件具备,产后可立即受孕。其中,小家鼠出生后45~60d性成熟,孕期仅20d,每胎4~6仔。褐家鼠60-90d性成熟,孕期20d,每胎6~9仔。黄胸鼠50~80d性成熟,孕期21d,每胎5~7仔。不过,在自然环境中不可能按上述数字生育,随环境温度、食物、隐蔽条件的变动,每年实际繁殖3~7胎。虽然全年均可繁殖,但家鼠在春、秋各有一个高峰,冬季繁殖较少。家鼠种群数量波动不如某些野鼠剧烈,相对而言,在人为干涉较少时,季节变动比较规律,年度变动较难长期预报。在我国,1967年曾出现小家鼠数量的大发生,当时小学生在场院内捕打,平均每人每小时捕获400只。但此后未曾重现类似现象。在某些特殊生境,如养畜厂、食品厂,如未控制食源,褐家鼠密度亦可达到惊人程度。
虽然鼠类繁殖潜力很大,但受多方面因素的制约,任何特定生境里能够养活、容纳的数量都有限度,即都有容鼠限量。一旦超过限量,多出的个体死亡;而且超过越多,压力越大,死亡越快。反之,若低于限量,可刺激繁殖加速;低得越多,繁殖越快。因此,在灭鼠时应采取降低容鼠限量的措施,否则灭鼠后鼠密度反弹;灭鼠效果越好,反弹势头越猛,但低到一定程度后,反弹减弱。
制约家鼠繁殖潜力的因素较多,包括:年龄组成、性别比例、种群密度、种间竞争、疾病流行、生存条件等等。其中,我们最应抓住的,是控制和破坏其食源和隐藏条件,从而降低容鼠限量。追根溯源,家鼠的食物和隐蔽条件都是由人类直接或间接提供的,换句话说,人们努力治理的正是自己养活的家鼠。所以,进行环境治理,降低容鼠限量才是上策。至于影响繁殖的其他因素亦应了解和重视。若种群中幼年和亚成年鼠或雌鼠所占比例高,种群数量可能上升;如疾病流行、种群密度过高则导致数量减少。
家鼠的生理寿命约为18个月,但由于天敌、疾病、食物短缺甚至种内竞争等原因,生态寿命要短得多,绝大部分在1年内死去。
三、感觉
一般而言,鼠类的感觉敏锐,足以适应环境,趋利避害。家鼠由于长期适应居民区及其周围的条件,而且主要在夜间活动,其各方面的感觉与野鼠不尽相同。
(一)视觉
过去,常用“鼠目寸光”形容鼠类的视觉,这个结论对家鼠勉强可用,但不全面。由于长期在黑暗的环境中活动,其暗适应较好,能够在很暗的条件下,看清10m内移动的物体。虽然能够分辨颜色的深浅和距离的远近,但都是全色盲,外界的一切只呈深浅不同的灰色,如同人们看黑白电视。在家鼠看来,黄色和绿色类似浅灰,较有好感;红色则类似黑色,较不敏感。故可在红光下观察其活动而不造成干扰。
应该提出,观察家鼠对不同染色的同种食物的取食情况,即使消耗量显著不同,在分析原因时,应把染色剂的“味”放在首先考虑之列,之后再审议“色”等其它因素。
(二)听觉
作为视觉稍差的补偿,家鼠的听觉甚为发达。在长期适应居民区生存的进化过程中,逐渐形成了对突然出现的声音敏感,而对有节奏的声音能很快适应的习性。研究表明,除了人类能够听到的声音以外,家鼠既能发出又能听到人类听不到的超声,即每秒钟振动频率超过20kHz的声音。测试证实,人类只能觉察20kHz以下声音,猫可达70kHz,小家鼠达90kHz,褐家鼠更达100kHz。家鼠间除以我们听得到的“吱吱”之声联系外,也用超声示意;而且,随着目的不同,所用频率亦有差别。不过,超声的频率越高,在空气中扩散时能量消耗越大,越容易消失。而且,超声的波长甚短,绕射力差,扩散时易被物体阻隔,形成“声影”。
利用家鼠能够接收超声而人类不受干扰的特点,曾有不少超声驱鼠器问世。由于家鼠适应性强,对“只打雷,不下雨”的驱鼠器很快不予理采,除非另有措施,效果难以维持。
家鼠能识别噪音,并据之判断其危险性。过强的声音,如达到150db,无论是一般声音还是超声,均能影响家鼠的正常生理活动,直到死亡。
(三)嗅觉
家鼠嗅觉敏锐,是寻找食物和同伴以至逃避危险的重要感觉;有时还可用来定位或识别活动区域的归属。它们利用尿或其他部位腺体分泌的外激素,标明自己的活动范围,作为联系同伴的信号。发情信号可引诱异性,受惊信号可警告同伴;甚至在种群过于拥挤时释放的气味,可以抑制繁殖。其中不少信号的发出是不自觉的,是机体反射性地作出的。这些信号不仅有种的特异性,也存在个体的特异性,鼠类能够识别其间的细微差别。小家鼠以粪便、垃圾或碎纸片等借助尿液粘合,形成相距几十厘米的信号点。褐家鼠则常在标记点排尿,且以生殖区磨擦,留下粘液痕迹。这些标记不仅有助于自己运动时定向,识别同类,准确归巢,同时起着标记巢区,阻止入侵的作用。
(四)味觉
家鼠的味觉发达,能够识别食物中的微量物质。据试验,家鼠可尝出食物中2.5×10-7的杀鼠灵或2.0×10-6的苯硫脲,也能准确区分天然和人造奶油。家鼠一旦品尝并接受某种味道,常可掩盖或克服同一物质的气味所引起的作用。亦即,味觉的作用超过嗅觉。曾有报告提出,家鼠能饮用5%的盐水或0.5%的奎宁溶液,有时还取食腐败食物,说明味觉迟钝。但是,对上述结果,亦可用家鼠的较强忍受能力来解释。另一方面,家鼠对不同物质的味觉分辨能力和人类并不完全对应,而是对有的味道更敏感,而对另一些味道更迟钝。例如,家鼠对糖精的甜味就远不如人类敏感。实际上,就味觉而言,同样不能以人之心,去度家鼠之舌。
(五)触觉
有关家鼠触觉的资料不多,但已查明,家鼠在黑暗中活动时,常常利用触须和身上的硬毛定位,以保持身体和物体间的适当距离。在家鼠的足趾、口唇粘膜等处,也有触觉感受器。
四、食性
从本质上说,鼠类是植食性的。家鼠长期生活在居民区及附近,食性有所改变,基本上是杂食,各种有些差别。褐家鼠偏好动物性食物,小家鼠偏好植物性,而黄胸鼠介于二者之间。虽然如此,由于家鼠的高度适应能力,生活在不同环境中的同种家鼠,食性并不完全一致,多数相近而少数特殊。许多因素能够影响食性。在食源丰富时,家鼠对食物的高度识别和选择能力得以充分显示,但当食源匮乏时,则饥不择食,趋向另一极端。因此,通过检查胃内容物确定食性,有时可能得出错误的结论。
家鼠的食性与其营养需要亦有密切关系。若按营养价值划分,其食物可分三类:其一,生产性食物不仅能保证正常的生命活动,也是生长、贮存和繁殖的能源;其二,维持性食物只能赖以维持生命;其三,填充性食物只能在正常食物缺乏时填胃充饥,长期食用不足以维持生命。若按家鼠喜食程度划分,则可分最喜食、喜食、不喜食和不食四档。家鼠的喜食程度除了和食物的适口性有关外,还和其营养价值、获取的难易有关。家鼠嗅觉敏锐,食物的气味对其寻找和取食起先导作用。不过,若仅有其“气”而未有美“味”,作用并不持久。对食入量起关键作用的往往是味觉。有些本来与食物无直接关系的气味,在最初阶段可以引发家鼠的探寻行为,但真正摄食量仍和味觉有关。真正的诱鼠剂必须有良好的适口性。
掌握家鼠的食量,对调查鼠害和鼠害治理均有重要意义。家鼠活动频繁,能量消耗大,体躯较小而相对体表面积大,维持体温需要较多热量;加之家鼠主要取食植物,包括营养成分较低的纤维,故其食量较大型哺乳动物多。按谷物计,家鼠的日食量相当于本身体重的10%-20%。食物的营养价值越低,消耗量越大。基于同样理由,体重轻者的单位体重的食量更大。根据家鼠的食量,可推算毒饵的恰当用药浓度,将相当于95%致死量的纯药,分散到鼠的日食量的10%-20%诱饵里。
微量元素和水是家鼠必需的物质。在缺乏矿物质时,家鼠食性可能异常,甚至取食在正常情况下很少问津的食物。有时,同类的尸体甚至未死的病残个体被食,也和营养需要有关。对水的要求各种家鼠不同,褐家鼠喜食水份多的食物,还伺机喝水;小家鼠可依靠谷物中水分维持生命,不另饮水。黄胸鼠对水分多的食物则视食物的适口性而定,在干燥环境中直接喝水。
家鼠食源就在附近,一般不贮存食物,即使贮存,数量不多。但在特殊情况下会将食物藏到洞内或隐蔽场所,如,突然出现平时难以得到而又适口的食物,食物的颗粒大小又便于搬运,雌鼠妊娠等等;在养殖场里,家鼠能够利用的洞口少而穴内空间大,栖息的鼠较多,平时只能吃到饲料粉末,一旦出现块状食物(如毒饵蜡块),往往会大量贮存。
五、栖息与活动习性
(一)栖息
家鼠原本生活在野外,之后又在漫长的岁月里伴人为生,故在野外和室内均能栖息。对于鼠类来说,任何栖息地必具的基本条件,一是安全而又能保持一定温度的居住场所,二是足以维持生活的食源(包括水分)。仍然生活在户外和田野中的家鼠,掘洞营巢或借树洞、石缝栖居;已经进入居民区者,除生活在土墙土地的农宅仍可掘洞藏身外,多利用建筑物的薄弱环节,筑巢于墙洞、夹层、顶棚甚至橱柜、衣物之中;暖气沟、下水道、阴沟、垃圾堆旁也可见到,可谓“有洞就钻”。虽然三种家鼠都生活在居民区内,互相竞争、排斥,但在长期进化过程中似乎形成了一定妥协,行动各有侧重以缓解矛盾。当褐家鼠与黄胸鼠并存时,褐家鼠主要在地面上活动、栖息,黄胸鼠在高处;小家鼠主要藏匿在家具杂物之中。对各种食物的喜食顺序亦有差别,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矛盾。当食源充足时,3种家鼠能够共存。但同一生境对不同鼠种的适合度存在差异,每种鼠所占的数量比例也不一致。在发生疾病或布放毒饵后,对不同鼠种的影响同样存在差别,导致原来的均势改变,往往造成优势种的更迭。
巢穴是家鼠休息、避敌、繁殖和逃避不良气候的场所,对于家鼠的寄生物、共生物以及病原微生物等也有重要作用,是构成生物群落的重要部分。因此,清除家鼠的巢穴或堵严家鼠进入巢穴的通道非常重要。对于小家鼠,彻底打扫卫生,翻箱倒柜往往作用很大。
(二)活动习性
和其他许多鼠类一样,家鼠主要在夜间活动。在农村没有照明的房间里,傍晚即开始活动,延续到黎明前,其间有几个或仅有一个活动高峰,且每次高峰的主要内容不同。一般先取食,后接触异性,再其他。在有照明的屋舍,往往到熄灯后开始活动。显然,家鼠的活动主要在夜间是为了避人,以保安全,故在白天人少的仓库或饲养厂,家鼠白天也外出,尤其是在人的活动有很强规律性的场所,如养鸭车间,每6小时填鸭一次,家鼠更会乘虚而入。为了安全,家鼠较少在洞外进食,常将食物拖到洞中或隐蔽处食用。每次只吃少量但取食次数较多。
为了适应居民区的复杂环境,家鼠的活动能力比较全面。据测定,褐家鼠、黄胸鼠具备以下本领:1.依靠水平或垂直的电缆活动;2.在直径4~10cm的垂直管道内爬行;3.在直径为7.5cm的垂直管道上下;4.利用离墙小于7.5cm的垂直管道(无论直径多大)上墙;5.在任何直径的水平管道上行走;6.从平面上跳高1m;7.从平面上跳远1.2m;8.在离地4.5m处跳远2.4m;9.从15m高处跳下无重伤;10.从砖墙爬到建筑物的上层;11.沿蔓、藤或树木、电缆爬到建筑物的上层;12.沿着光滑墙壁爬到33cm高处;13.在开阔的水面上游泳0.8km;14.潜过水阀,穿过下水道,通过便器弯管入室。
有报告宣称,正常寿命的雄性褐家鼠一生奔走2 000km;而雌鼠更远,最高记录为6 500km。在活动盛期,每天行走1~25km,但很少超过20km。
家鼠活动多循墙根、壁角或在家具下面,有固定路线,常可显出污黑、光亮的鼠道。其活动范围多局限于一幢或相邻建筑物之间,当竞争激烈时,范围扩大,或外迁到田野里。小家鼠的活动范围较小,甚至可长期生存于数平方米之内。
家鼠伴人而生,产生了新物反应,但不同家鼠的反应强度和形式不同。小家鼠急于查明新物,回避时间较短;褐家鼠则可长达数天;黄胸鼠在二者之间。当然,新物反应的强度和环境及其他因素相关。在从未灭鼠的地方,反应甚轻;而在经常灭鼠后反应强烈。这一方面由于灭鼠是对鼠的教训,客观上帮助家鼠形成并强化新物反应;另一方面又是选择,原来反应轻者被毒死,残存者多为反应强的个体。有时,家鼠不易上当,换了几次毒饵仍然无效;可有时,家鼠却饥不择食,似乎毫无新物反应。总之,在估计家鼠新物反应强度时,必须综合考虑各个方面。
六、数量变动
家鼠的种群数量变动即其季节消长,是生态学的核心问题之一。它涉及的虽是数量,但量变到一定程度就引起质变。家鼠只有达到一定的密度,才可能传播疾病或造成明显的经济损失;反之,治理鼠害就是减少其数量,使其密度降到指标以下。
决定种群数量有两对矛盾:出生和死亡,迁入和迁出;它们又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。因此,治理鼠害必须控制影响这两对矛盾的诸多因素的全部或部分。
前已提及,影响出生的内、外因素较多。在内因中,繁殖能力、性比和年龄组成、种群密度都很重要。例如,每立方米草垜有小家鼠0.5只时,成年雌鼠100%繁殖;4个月后,密度上升到2-6只,只有85%雌鼠繁殖,每胎仔数由6.2只减为5.1只。说明密度高时生活条件差,不利于繁殖。在外因中,食物的数量和质量最为重要。
影响死亡的因素主要有食物的数量和质量,以及由此而形成的营养状态都很重要。就个体而言,老年和幼年死亡率高,雄鼠活动多而且好斗,寿命受到影响。种群密度过高使竞争加剧,削弱体质,引起内分泌改变,更易死亡。同时,密度过高使疾病更易流行,减少数量。
在特殊情况下,迁移可对种群数量产生明显影响。繁殖过旺使密度大增,导致鼠类由原栖息地外迁。在农村,家鼠随气候和农作物的种植、生长和收割,从居民区迁出或向居民区迁入的现象比较多见。这种迁移有时对疾病扩散起重要作用。近年来,城市成片地拆旧建新,迫使拆迁区家鼠向四周扩散,为害严重。水灾可将鼠类赶进农田,甚至进家,一时危害严重,尤其可能造成疾病扩散。不过,这类迁移是偶然现象,难以长期维持。
居民区条件稳定,家鼠虽在春、秋各有一次繁殖高峰,但月间密度波动的幅度通常小于野鼠。另一方面,人类的治理活动才是影响密度的最重要因素。采取综合措施,将家鼠密度控制在指标以下,改变其自然变动规律,消除其危害,才是我们的努力方向。


TAG:
Powered by ZZZcms